高希希: 愿助江西学子“逐梦影视圈”

发布者:华东交大影视学院发布时间:2019-03-06浏览次数:359

高希希回来了!814日,著名导演高希希来到华东交通大学影视学院,以名誉院长身份参加了学院的研讨会。与他同行的还有影视圈的“学术大拿”、中国导协理事、副秘书长车径行。

从南昌走出去的高希希在中国影视圈深耕二十多年,如今在圈内的地位非同一般。这些年来,很多机构、高校向他发出过任职邀约,高希希都没有接受。此次回南昌,他是想帮助家乡学子追逐影视梦。

22

缘何接受名誉院长的聘任

高希希此次回南昌,是应华东交通大学影视学院邀请,出任该学院的名誉院长并参加学院组织的相关研讨会。此前研讨会负责人曾透露,高希希此次行程非常紧张,可能没有时间接受采访。但研讨会结束后,高希希、车径行还是挤出时间和多家媒体记者见了面。

当本报记者问及此次缘何接受华东交通大学影视学院名誉院长的聘任时,高希希笑着回答:“我是从江西走出去的影视人,对家乡有着很深的感情,希望能给家乡想在影视行业有所作为的学子创造一些好的条件、好的机会去圆自己的梦想。华东交大的影视学院是家乡创办的培养影视实用人才的高等学府,理念很新,资源很好,我对他们非常有信心,所以才接受了这个职务的聘任。”

高希希还打趣说,他这个“名誉院长”可不仅仅是只贡献“名誉”,而是将实实在在地为学子们做实事。他介绍,学院响应省委省政府的文化扶贫战略,将从全体专业考生中择优选拔30名真正有天赋、有梦想的学生,全免四年学费着力培养。而他也将联合业内好友如车径行、张晓光等导演,为这些优秀学生提供剧组实践的机会。“目前国内各大院校开设影视专业的不少,但最大的问题就是从理论到实践,这中间的路太过漫长,大量的学生到毕业时甚至连剧组长什么样子都没见过,这种培养模式会大大限制学生的发展,而我们学院教学与实践相结合的培养模式将缩短他们成才的道路。”高希希说。

在受聘仪式上,高希希代表华东交通大学影视学院向车径行颁发了学院客座教授、影视研究所所长聘书。他向大家介绍,如果说自己是影视圈的“实战派”,那么著作等身的学者车导则是影视圈的“学术大拿”。放眼国内,在建院之初便如此重视理论研究的影视学院屈指可数,这是院方很有气魄的举动。实践与理论并重,一同助力学子成长,“希望能像当年挖掘邓超一样,为江西再培养更多的一流影视人才。”

车导在接受聘书后表示:“希望多出人才,快出人才,出好人才。同时笑谈到希望以后这个学院能够做到北有北影,南有华东交大影视学院。”

高希希最近都在忙什么

作为为中国电视观众奉献了众多精彩好剧的知名导演,二十多年来,高希希工作繁忙,把大量的时间精力投入了片场。此次来江西,正逢他执导的大型古装史诗剧《江山纪》面临杀青之前的最后一次转场。“还有十天,这部八十集的大剧就拍完了。”高希希感慨道。

他告诉记者,《江山纪》讲述的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第四子燕王朱棣,从年少起就喋血沙场历经战阵的故事。朱元璋死后,朱棣举起奉天靖难的旗帜,以微弱的兵力展开了一场改变中国历史的战争。经过四年的浴血奋战,朱棣登基为帝,改年号为“永乐”。朱棣在位二十二年,期间挥军收复安南故土、六下西洋、五伐漠北、修治大典、创立内阁、迁都北平,创造了煊赫一时的“永乐盛世”。“一部电视剧,三代明皇帝。种种原因,中国一直没有《江山纪》这样大的规模讲述明初历史的电视剧,拍摄难度很大,但我个人对历史题材有着迷之热爱,所以啃下了这块硬骨头。”

高希希还透露,九月之后,《江山纪》杀青,今年接下来,他将为江西拍摄一部初定名为《八子参军》的电影。“这个故事真实发生在我的家乡赣南,革命战争期间,一个母亲把自己所生的八个儿子都送上了战场,八个儿子都陆续牺牲。这个题材一直非常感动我,此前省内也用种种艺术形式改编过这个故事。如果用电影形式来展现,我希望能把这样一个故事拍成朴实的、打动人心的电影作品,从而能为宣传好江西付出一份力。”

怎么看待“明星天价片酬”

在与媒体记者见面时,有记者问高希希,对于近来一直占据话题榜的“明星天价片酬”问题,作为导协成员,您怎么看?对此,高希希毫不掩饰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他认为,目前抑制片酬过高的一些举措,实际上并没有从源头上解决问题:“片酬过高问题的源头是因为,衡量电影好不好是依据票房,衡量电视剧好不好是依据收视率,这样逼得片方不得不去高价请流量明星来支撑收视。而一个明星的事业黄金期是非常短的,一个所谓的明星,这几年你也许还有拍不完的戏,过几年也许你倒贴钱也没人请你拍戏了,这个行业就是这么残酷。谁不希望在这么短的黄金期为自己积累更多的财富呢?”同时他指出,如果这样的流量明星多了,不再那么稀有了,明星高片酬问题自然也就不是问题。市场可以解决这样的问题。

怎么看待“江西的存在感”

有记者问:“当前江西正在打造全域旅游,高导您对‘江西的存在感’这一话题怎么看?”高希希当即表示:“江西是个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地方。”

他说: “江西有很多东西,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这八个字,不是所有的地方都能这样称谓的。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形容词,从古时候的文人墨客开始在这里留下诸多名篇,江西就是个有很深厚的文化底蕴的地方。为什么王勃在滕王阁有那么多的感受,因为当时江西已经是一个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的地方。当年朱熹办学为什么会办在星子(现庐山市)脚下?因为江西这片地域是有灵气的。只要宣传做的好,江西会让人流连忘返。”

(江西广播电视报 记者 李文 汪敏运)

3